欢迎来到 上海步昌服饰有限公司,我们是专业的,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 商标, 织唛, 吊牌, 吊卡, 彩盒。 欢迎留言咨询。

行业资讯

公司产品 分类

新闻资讯

热门热销产品

最佳派遣工圆了技术能手梦

  • 更新日期 - 2019年09月30日 05:05

工人日报客户端9月29日电 三组气控阀件由60多个零部件组成,竞赛要求拆解后再组装,一边操作一边用语言表述,10分钟内全部完成。每个动作慢一秒,都会影响比赛成绩。

在三分之一选手超时的情况下,派遣工李晓龙,将比赛成绩定格在了“9分40秒”。

这是9月20日在天津举行的全国油气开发专业石油钻井工职业技能竞赛中的一幕。江汉石油工程钻井一公司参赛选手李晓龙,以全国第三、中石化第一的成绩夺得金牌,被授予“全国技术能手”称号。

我不比别人差

4月,集体项目“防喷演习”训练,在江汉最炎热的夏季开练。

烈日下,井架被烤得发烫。李晓龙每次训练都要爬上20多米高的二层台,扣完吊卡,将兜绳、钩子、挡板等所有工具固定到位,再从二层台下来,赶到节控箱前,所有操作必须在1.5分钟完成。

“光速度快是不够的。”集训教练陈祖萍介绍说,下梯子的时候,井架工佩戴着防坠落装置,如果速度太快,就会启动自锁装置,人将无法移动。因此整个过程必须匀速跑,不能忽快忽慢,很讲究技巧。

事实上,李晓龙没有来参赛的打算。之前“湖北工匠杯”比赛第11名的成绩,让他并不看好自己。“他们都劝我,有机会,干嘛不去试一试?!”

7年前,他来到40493JH钻井队工作的时候,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每天风吹日晒,一身油污,艰苦、单调的井队生活,让过去在城市里打工的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

心里打退堂鼓的时候,他给家人打电话。母亲说,受不了就回来吧。父亲的话刺激了他:“年轻人吃不得苦,啥事也干不成!”

“我不比别人差!”倔劲头上来了,他决定再坚持一下。

“话不多,但超级好学。”陈小红当时在该井队担任党支部书记,对李晓龙印象深刻。“业余时间,经常看到他捧着专业书在看。”

“怕罚钱。”李晓龙最初的学习目的听起来并没有那么高大上。钻井施工安全风险高,规章制度越来越严格,“不弄清里面的门道,怎么能把活儿干好?!”

最佳派遣工圆了技术能手梦

主动学,效果自然不会差。在井队的日子,李晓龙不仅没有被罚钱,还经常受到奖励。“发现了一处安全隐患,提出了一条合理化建议,奖励50—100元。”他说,钱不多,却找到了被认可的感觉。

每个人都渴望被认可,李晓龙学习的劲头更足了,7年时间,他从场地工“跳级”到井架工,最后一步步走上了司钻的岗位。

集训不仅辛苦,各种突发状况也不断。为了提前熟悉场地,集训队8月份到天津进行了一次实地观摩演练,结果发现现场井架用的是羊角吊卡,而他们以前训练的是斜坡吊卡。

羊角吊卡重达500斤,训练中全靠人力操作,李晓龙个子不高,第一次演练就花了很长时间。“当时我很担心,考虑要不要换个人到井架工岗位。”陈祖萍回忆说,那几天,李晓龙玩命训练,反复琢磨技巧,很快就能熟练操作,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0.01分

比赛前几天,李晓龙已经体会到什么叫“寝食难安”。

这是近十年以来组织的首届全国性石油石化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来自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的16支代表队,共96名选手参赛,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之前的理论考试,李晓龙专业知识和应知应会以均分94.75、中石化第二名的成绩进入实操环节。到了赛场他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中石油渤海钻探工程公司的几名参赛选手,理论成绩全部都是双百。

高手对决,每一步都不容闪失。起放空游车比赛,选手坐在司控房里,通过屏幕观察操控刹把,找准刹车点。刹车点位置上下误差不允许超过0.1米,游车上放着一碗水,裁判根据洒溅多少扣分,整个过程全凭手感。操控数吨重的钢铁巨物,却需要“绣花针”一般的精细功夫。

从事司钻工作的李晓龙,太熟悉这种观察掌控细微变化的感觉了。“钻井的时候,井下情况瞬息万变,泵压掉一个兆帕,发现不及时都会出大问题。”在他看来,比赛和工作一样,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在40493JH钻井队,李晓龙被队干部称作“最放心的人”。

“上夜班操作刹把时,司钻、副司钻两个小时一轮换,别人换下来都会去坐岗房休息一会,他却总是在各个生产环节转悠,提醒大家注意事项。”井队长杨应田说。

“如今揽活不容易,兄弟们全指望打井养家糊口,容不得一点闪失。”李晓龙说。7年来,他所带的班组一直保持安全质量无事故,他本人也被评为公司“最佳派遣工”。

对工作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坚持终有回报。李晓龙最终以0.01分的微弱优势,夺得中石化第一名。

再不走,就走不了啦

一举成名天下知,李晓龙特别感谢自己的队友和教练。

起放空游车是个人实操项目之一,也是大家心里最没有底的一项。“中石油作为承办方,他们的设备和中石化有区别。比如井口液压大钳,我们的在左边,他们的在右边。钻机绞车我们在钻台上,他们在钻台下。”钻井一公司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王曙光是集训队领队,他说这就好比开车,国内方向盘在左边,国外换成右边,那肯定不适应,容易出错。

令李晓龙感动地是,抽签后先上场的队员们,下来后都会把自己的比赛经验毫无保留地分享给他。“全忘记了彼此也是对手,只剩下信任。”

从4月7日集训到9月24日比赛结束,169天的煎熬,教练们和他们一起度过。“气控阀件拆装,教练让我们把眼睛蒙上训练。平时考试经常换不同的老师监考,模拟陌生环境,可以说,把能想到的问题都想到了。”

那种患难与共的感觉,像极了井队生活。“大家朝夕相处,一起面对困难和挑战,一起想办法去克服,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

他16岁离家在外打工,换过不少工作,因此经常有老钻井工人打趣他——“再不走,就走不了啦。”

7年井队生活,让他深刻理解了这句话,“井队是个奇怪的地方粗大挺进她的幽深处,条件虽然艰苦,待久了你就会离不开,说不清楚什么原因。”

在井队继续修炼“功夫”,追逐梦想。他,一个派遣工,在中石化的技能比赛中圆梦了。(记者 邹明强 通讯员 黄予剑 陈卉)